乌克兰不是小俄罗斯!乌克兰独立的法理依据源自17世纪哥萨克起义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uadaocom.com/,乌克兰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不管是俄罗斯官方还是民间都不怎么承认乌克兰民族的独立性,将乌克兰视为“小俄罗斯(Малороссия)”,而这一称呼在俄国历史上自古就有,在沙皇俄国的官方文件和部分历史文献中俄国人就开始将乌克兰地区称为“小俄罗斯”。现代的一些人还将乌克兰语视为俄国的分支,称其为俄语中的“乡村土语”。

在沙俄的小俄罗斯理念中,乌克兰人-小俄罗斯是一个更宽泛的‘大俄罗斯民族’的一部分,在大俄罗斯的框架下,乌克兰与俄罗斯是兄弟,大家都尊沙皇为自己的‘全俄罗斯’君主。

但是许多乌克兰人对于俄罗斯将他们称之为小俄罗斯人,将他们语言说成是俄语的乡村土语而嗤之以鼻,在他们看来,这些称呼不过是俄罗斯意识形态对乌克兰的一种压迫,意图将乌克兰民族形容成俄罗斯的构造物,破坏乌克兰独立的法理依据,是打压乌克兰民族思想的手段,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民族才对。

小贴士:在乌克兰语的最初形成中,具有很明显的地域特征,大约15至16世纪,乌克兰地区原有的两大方言体系——玻利西亚方言和喀尔巴阡-沃里尼亚方言开始融合,并在向南传播中,创造出了乌克兰第三个方言体系——草原方言。因此乌克兰语与俄语之间,从发音到拼写到语法差别还是蛮大的,双方之间的交流需要翻译才行。至于“乌克兰语是俄语的方言,懂俄语基本上就能看懂乌克兰语”的这一说法,其实更多是有心人丑化宣传衍生出来的。

这就比较有意思了,因为在我们看来,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在历史上紧密纠缠了千年,早已经紧密相连,他们之间的文化、政治、血统、语言和民族差异在咱们看来差异极小,乌克兰真就是小俄罗斯了,乌克兰人独立的法理依据似乎并没有多少。

但是现代乌克兰人却不这样看,许多乌克兰人都尤为反驳“乌克兰民族他人构建论”,如果深入研究一下乌克兰人独立的法理支持和依据,就能发现现代乌克兰人将17世纪中叶的哥萨克酋长国看做是现代乌克兰的前身以及乌克兰民族独立的象征。一些乌克兰民族主义者认为哥萨克们的形象无疑是乌克兰民族的象征,由此认为乌克兰作为独立民族的基础,早在十六世纪便已打下。

而几乎所有的乌克兰人对哥萨克的认同度都很高,他们很以哥萨克的历史为傲。因为哥萨克的历史证明了乌克兰自基辅罗斯灭亡后的封建割据时期以来,并不是一直处于异族压迫之下,乌克兰还是诞生过原生的独立政权。在《乌克兰史》一书中,作者对于哥萨克(主要是扎波罗热哥萨克)对当代乌克兰的历史作用有明确的结论,以下是书中原文:

公元1648年,在赢得很多次对波兰立陶宛王国的战争胜利后,哥萨克历史上最伟大的盖特曼(首领、酋长)——博格丹·赫梅利尼茨基在圣诞节这一天凯旋进入乌克兰地区的中心——基辅,在那里,他被赞美为让人民摆脱波兰奴役的解放者。因此哥萨克政权带有明显的乌克兰民族性质,而并不单单是简单的“农民暴动”。

并且在赫梅利尼茨基大起义之前的几次哥萨克起义中,就已经出现了一些塑造乌克兰民族特征的事迹,乌克兰比如发生于1591年的克里什托夫·科辛斯基(Криштоф Косиський)起义,当时的哥萨克起义军就号召“全乌克兰的人们听命于哥萨克军”,这被视为乌克兰民族试图被整合的第一次尝试,而之后发生于17世纪中叶的赫梅利尼茨基大起义更是整合乌克兰民族的集大成者。

1649年2月,在与波兰立陶宛王国的代表团于佩列亚斯拉夫谈判时,赫梅利尼茨基很明显地向波兰人体现出,他是乌克兰人的唯一统治者,并将自己定位为全乌克兰统治者。

现代乌克兰人将曾在乌克兰地区建立独立政权的哥萨克,看做是乌克兰民族追求独立的希望之源,同时哥萨克人所建立的哥萨克酋长国(乌克兰语:Гетьманщина),即“乌克兰盖特曼政权”也被视为乌克兰民族在现实政治层面建立独立国家的法理依据,现代的乌克兰国家是其合法继承者,乌克兰人通过对哥萨克历史的重新解读构建着属于自己的乌克兰民族。

而从外部历史来看,正是在“外国仇敌”沙俄和波兰立陶宛王国的削弱下,哥萨克酋长国的独立性才逐渐丧失。1654年的佩列亚斯拉夫条约(Pereyaslavska Rada)让哥萨克酋长国失去了独立性,赫梅利尼茨基和哥萨克军官们向莫斯科沙皇阿列克谢·罗曼诺夫宣誓效忠,开启了俄罗斯涉足乌克兰事务的漫长历史,也被广泛认为是作为不同民族的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纠缠不清的关系史开端。1667年的安德鲁索沃条约(Andrusiv)更是直接将哥萨克酋长国一切为二,一半归于俄国,一半被分给了波兰立陶宛王国,到18世纪时,哥萨克酋长国的领土就只剩下左岸乌克兰地区了。

在沙俄的铡刀之下,哥萨克酋长国在十八世纪中后期,其自治权被沙俄接连削弱,最终到叶卡捷琳娜二世执政时代,俄国人直接取缔了哥萨克酋长国,拆毁了乌克兰哥萨克们的中心——扎波罗热塞契(要塞的意思)。

1764年,哥萨克酋长国与酋长职位皆遭叶卡捷琳娜二世废除,哥萨克酋长国自此丧国。现代乌克兰人将这段历史,视为俄国等异族人对自己的侵略压迫。

乌克兰民族主义者认为即使近代的乌克兰的民族主义是受拿破仑战争的影响(拿破仑战争向东欧送去了民族主义与民族独立的概念),自己的民族主义烽火是由奥地利人在加利西亚点燃的,但是乌克兰作为独立民族的基础,早在十六世纪便已被哥萨克们打下,乌克兰民族主义者认为乌克兰民族决不是其他民族,如波兰人、立陶宛人、俄国人和奥地利人等出于某种政治目的进行人为构建的产物,而是在漫长的乌克兰社会发展中自然而然形成的。

乌克兰形成独立民族的这一过程与所有其他民族的形成毫无二致,也都涉及历史、语言、宗教、习俗等方方面面,并区别于俄罗斯人、波兰人等其他民族。

我们可以从乌克兰民族诗人塔拉斯·舍甫琴科的诗中看到乌克兰人对曾经的哥萨克政权怀念和继承:

类似这种歌颂哥萨克历来功绩,并将自己与其他民族,特别是俄罗斯民族作出区分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诗歌还有一些,并且在乌克兰国歌中,其最后一句话更是相当直白,内容为:“І покажем, що ми, браття, козацького роду.”

而乌克兰人除了将自己视为哥萨克盖特曼政权(哥萨克酋长国)的继承者外,还把自己视为更古老的基辅罗斯的正统继承者,到目前为止,“基辅罗斯的正统继承者”与“哥萨克盖特曼政权的继承者”一直是乌克兰独立国家的两理依据。

乌克兰非正式采纳国徽: 中间的三叉戟代表基辅罗斯国家,右边的哥萨克形象象征哥萨克盖特曼政权

乌克兰独立法理依据中的基辅罗斯指的是基辅罗斯公国,也称罗斯公国(古东斯拉夫语:Рѹ́сь;希腊语:Ῥωσία;俄语:Русь;英语:Kievan Rus,882年~1240年)。

现代乌克兰人生活的东欧地区地势平坦,水网密集,且这些水系连同波罗的海和黑海,所以这里很早就有了一条条的商业路线,吸引着一波波的人来此。

大概到9世纪中叶以后,波罗的海上的一些商人,探索了这条从北欧到拜占庭的新商路,这里便开始繁荣起来。公元882年,诺夫哥罗德王公奥列格(维京人)征服基辅及其附近地区后建立的以东斯拉夫人为主体的东欧君主制国家,并随着对南方的扩张,渐渐地便把中心转移到了基辅。其公元882年的疆域包括第聂伯河到伊尔门湖之间的土地,该国被视为东斯拉夫人文化的发源地,也被视为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等民族最早的祖先。

但到了11世纪中期,曾经强大的基辅罗斯陷于封建混战,分裂为十八个公国,这时候的罗斯公国有点像西周以后的春秋战国,诸侯征伐,外敌入侵,可以说是内忧外患,而这个松散的公国越来越难以应对诸多挑战。至12世纪30年代以后,统一的罗斯国家已不复存在,罗斯历史进入封建割据时期。

到13世纪初,蒙古帝国入侵时,罗斯人与其他民族的联军同蒙古军队在卡尔卡河畔对峙,之后被打败,蒙古人把罗斯人建立的这些公国搅翻了天,从此许多罗斯公国就臣服于金帐汗国的统治,使得基辅罗斯的后裔被蒙古来的游牧民族奴役了几百年。此后罗斯人的发展中心转移至东北部莫斯科一带,基辅作为罗斯国家中心时代的终结,罗斯人迎来新的历史,但之后的俄罗斯和乌克兰等国还都将基辅罗斯视为“前朝”和遗产,以其正统继承者自居。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